• 37阅读
  • 0回复

中央督察组刚到地方,行踪就被暴露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发帖
43
K币
29
声望
0
贡献
0
元宝
0
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正在进行中,“谍战剧”也正在上演。
据《中国环境报》披露,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河南省下沉督察伊始,“暗访车”就被泄露了车牌,督察人员仿佛被装了GPS,行踪都被当地相关部门负责人掌握。

督察组车牌被泄露
今年4月7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河南。
中旬,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通过“5+1”形式(5个下沉组+1个机动组),对郑州、安阳、新乡等十多个地市进行了下沉督察,对河南省各地区重点和问题线索进行更详细地梳理、追踪。
4月18日,下沉工作刚刚开始,督察组就通过信访举报获悉,他们的车牌号已经被曝光:
“如有企业人员看到‘京PXXXX’这个车牌号要注意,这是中央(第五)督察组的暗访车,一定及时在企业群里通知。”
车牌号属于机动组。因为已经暴露,机动组下沉伊始就陷入了被动,仿佛身上被安装了GPS定位仪。
在濮阳,3名督察组人员去濮阳检查一家羽绒加工企业,到附近排水口不到五分钟,几位县区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跟上来“热情”地打招呼:“机动组领导来了?”
“好家伙,您连机动组都知道了。”一位督察组人员说。
兵分两路防跟踪
车辆被跟踪,督察行程如何继续?
机动组决定兵分两路,一拨人负责分散注意,另一拨人去现场锁定细节。
第二天,机动组接到信访消息转道开封。在开封市精细化工产业集聚区,机动组迅速停车,去到信访件中提到的开封裕成化工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声称停产已久,但去年8月企业排水却被查出异常。
在厂区,一位督察人员与企业负责人交谈,另一位督察人员去生产车间察看。值班室虽然空无一人,但桌上还放着一个沏了茶的水壶,茶水看起来并不像搁置了几个月的样子,最多只是前几天泡的。随后,督察人员攀爬到高处,发现废气治理设施仍在运转。
督察组人员让企业立即出示生产记录,对方却说没有。
十分钟后,企业工作人员有事离开,将原本手臂夹着的一个蓝色文件夹放在了一个不起眼的桌上,督察人员拿起来翻看,里面是车间几个月以来的生产设施用电、用蒸汽的付费明细。
副镇长给企业直播督察进展
这并不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的行踪第一次被泄露。
2018年11月,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安徽省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
在此期间,安徽亳州市魏岗镇一位微信名为“龙哥”的副镇长分别在“魏岗企业群”和“魏岗金刚石企业群”中向企业通风报信,督察组现场检查的情况被“龙哥”在微信群内直播。
针对检查发现雨水沟呈酸性的问题,“龙哥”在群中要求企业,“雨水井不能是酸性。现在可以用水冲”;针对检查发现危险废物非法处置的问题,“龙哥”指使企业制造假现场、假合同。

2019年5月,在向安徽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时,督察组指出,为应对督察,亳州市谯城区少数领导干部与企业串通一气,性质恶劣。
根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安徽省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2020年7月28日发布的消息,针对亳州市谯城区通风报信,指使、授意企业弄虚作假,应付督察一事,责令谯城区委向亳州市委作出书面检查,责令谯城区人民政府向亳州市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责令魏岗镇党委向谯城区委作出书面检查,责令魏岗镇人民政府向谯城区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责令谯城区生态环境分局向亳州市生态环境局作出书面检查。
分别给予亳州市谯城区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主任(时任谯城区生态环境分局党组书记、局长)、亳州市谯城区医疗保障局原党组成员、某副局长(时任谯城区魏岗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政务警告处分,亳州市谯城区魏岗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亳州市谯城区魏岗镇某副镇长党内警告处分。另对亳州市谯城区委副书记、区长批评教育,对亳州市生态环境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时任谯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予以诫勉谈话。
声明:本文转自北京青年报、生态环境部、安徽省政府网站,在此致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